新生態下媒體如何煥發新光彩 不因追求繁華忘本真



黨的十九大發出了中國進入新時代的最強音。對于正在經歷轉型融合的中國媒體來說,同樣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期。面對新時代、新氣象、新生態,肩負特殊使命的媒體又如何在新的環境中煥發出新光彩?

     豐富的媒體生態更需把握共性

     現在的媒體生態應該說是前所未有的豐富。2017中國全媒體新生態高端論壇上,新浪新聞總編輯孟波發出了這樣的感慨。在孟波看來,所謂的豐富,包括這樣幾個方面:其一,從媒體技術手段上看,初露鋒芒的機器人寫作、已經熟練使用的大型航拍無人機以及虛擬現實、增強現實、人臉識別等技術在媒體領域的應用打開了一個新的領域。其二,媒體產品的表現形式也空前豐富。從原來最基礎的圖片、音視頻到現在的短視頻、H5以及直播、動漫等多種形式,幾乎可以用眼花繚亂來形容。其三,媒體間的競爭空前激烈,很多互聯網公司開始做資訊客戶端,比如360、獵豹等,更別說媒體主戰場的競爭。

     SMGE融媒體中心首席內容官宋菁菁對此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她說,目前的傳媒生態千姿百態。媒體進行融合后,新媒體的工種增加了很多,比如技術運維、網絡直播人才崗位以及相應的產品運營團隊等。

     在宋菁菁看來,豐富的媒體生態背后,同樣折射出一些問題。比如,越來越炫、越來越酷的創新之外,并沒有給網友和受眾提供更多附加內容;過分創新和過度包裝反而使新聞報道本身被弱化。

      與原來不同的是,現在的產品形式和傳播量會有很大分化,你最重視的內容未必是傳播量最大的,但能夠給你帶來最大傳播量的又未必是你最重視的內容。在宋菁菁看來,這就需要整個媒體生態把握一些共性,包括內容的底線、堅持作品的品相、作品的調性等。

抓住變化中蘊藏的機遇

    媒體現在的生態,已經從原來相對自產自銷的封閉狀態,走向了一個開放的模式。原來只是專注在內容端,現在已經完全發生了改變。第一財經副總編輯張志清說,現在做新媒體不僅要做內容生產,同時要做內容運營以及內容分發,這三者已經成為一體,成為構架起內容的組成部分。

     張志清提到的這種變化,使媒體從業者不僅要關注內容,同時要關注渠道,更要關注用戶。在這種情況下,內容、渠道、技術、用戶構成了新的生態系統中不可或缺的環節。而這種變化,同樣會導致現有媒體運營方式和組織生產流程發生比較大的變化。

    “我想這樣的變化可能也會產生很多新的機會。在張志清看來,在互聯網上,內容或許就是一個好的連接點,它可以連接你的用戶,也可以連接你的客戶,同時也可以連接你的上游和下游,對于專注自己受眾人群的媒體來說,機會反而會更多地冒出來。

     北京時間副總裁孫彥新直言,內容分發這一行業市場格局現在已經初步形成了,未來的機會有可能在哪里呢?也許過幾年,以觸控為主的人機交互方式會以語音為主或者是語音和觸控相結合。也許現在內容的應用場景——手機,未來會變成冰箱幫你推送。在新的技術背景下,多場景多平臺多終端都有顛覆的機會。孫彥新認為,但這樣的機會,是給那些資本密集技術密集型媒體的,而不是內容密集型媒體的。

     不因追求一時繁華而忘了本真

    這兩年,我所在的團隊已經走了差不多10個優秀記者,他們沒有一個去其他媒體,全都去了開價很優厚的企業。北京青年報社政知局系列公眾號負責人鄭紹清提到了一個很多當下媒體面臨的尷尬境遇。

     在競爭愈加激烈的媒體大戰中,人才流失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卻是牽動媒體發展的關鍵一環。九派新聞總編輯諶達軍以切身感受為例說,在改造團隊時,他曾到武漢幾家知名高校交流,發現高校的人才同樣缺乏。

     新秀缺乏與精英人才的流失成為媒體發展中必須要面對的問題,而愈加激烈的行業競爭卻對媒體從各個方面提出了更嚴苛的挑戰。就媒體影響力而言,可能我們最擅長的事情還是回歸媒體本身。孫彥新直言,只有這樣,才能避免有產品無內容,有內容沒意思。

    “我們要有一種心態,就是擁抱變化。孟波直言,對于媒體行業發生的變化,確實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但反思不代表拒絕進步。在他看來,在新的生態下,媒體要回歸到本真,不要因為追求一時繁華而忘了為什么出發。

    “媒體的新生態同樣需要我們媒體人新的心態。溫州報業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郭樂天感慨,媒體人只要堅守情懷,不忘初心,依然能夠活出精彩。